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资讯 > 正文

只有500洋人士兵防守的东交民巷,为何十万义和团打不下来?

该问题已帮助 时间:2020/10/16 17:56:20
只有500洋人士兵防守的东交民巷,为何十万义和团打不下来?
推荐答案
杨角风发作 10-16 17:56

只有500洋人士兵防守的东交民巷,为何十万义和团打不下来?

先说清军:

当时的清朝虽然软弱无能,但是对武器的更新还是比较重视的,当初亚洲第一的北洋舰队,就是清政府斥巨资建立。

洋人的使馆,不过是砖石结构,守军也不过500人,更没有什么重武器,最厉害的武器也就是几挺机枪。

当初进攻使馆的清军是甘军,他们可是拥有德国克虏伯大炮的军队,机枪、步枪也是相当先进的。在美国某地博物馆中,就有一挺缴获的诺顿菲尔特速射机关枪,对于这挺机枪介绍上写着:

“英吉利,诺顿菲尔特,敬赠李中堂。”

而且这种机关枪,在八国联军占领天津后,缴获了一百多挺,足可见当时清军的武器装备还是不差的。

之所以清军不用大炮来轰使馆,还是为了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毕竟当时治理总督是荣禄,他可不想真的得罪洋人。即使后来慈禧太后发飙了,下令向十一国宣战,荣禄也是象征性地命令炮兵部队朝天放了几炮,让慈禧太后听到响声也就罢了。

也就是说,清军的炮响,使馆不塌,枪响,洋人不倒,而且在作战间隙,慈禧太后还派人给使馆送水、送水果、送粮食……

这也导致进攻使馆的义和团异常沮丧,无奈之下,转而杀向了京城内的“二鬼子”,认为是他们帮助洋人抗战,耽误了进攻,从而弄了很多冤案。

那么清军不给力,义和团还有十万多拳民呢,他们怎么也打不下洋人使馆?

义和团,之所以能笼络这么多人,其实很多是活不下去了,混口饭吃,根本不会什么“神功护体”。很多人都觉得是慈禧太后相信了,那是假话,老太太什么没见识过,会信这些鬼话?

义和团有点类似于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当时的张角就是宣称: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就是说,天下要换主了,就在甲子年,大家跟我一起推翻苍天吧。之所以大家信他,是因为他发明了太平道,因为瘟疫横行,老百姓为了活命,到处求良方。

张角这个人应该是略懂医术的,弄点符,用草药水泡一下,然后晒干点燃,让得病的人喝符水,结果有些人就真的治好了,从而深信不疑,誓死追从。

后来之所以被剿灭了,就是因为张角自己先死了,剩下的黄巾军都傻了,你不是神功护体吗?

义和团进宫使馆,也是先每人喝一碗符水,然后端着狗血就往前冲,结果一阵机枪扫射,死了一片……

剩下的人不敢冲了,找大师兄理论,咋“神功”没有护体啊?

大师兄问,刚才那波人是用什么水泡的符啊?

众人讲,好像是井水泡的!

大师兄一拍大腿,哎呀,错了,要用河水泡,快去打来河水泡了喝下去再冲。

第二波,又死了一片,剩下的人又不敢冲了,大师兄再次一拍大腿,哎呀,要用开水冲!

再一波,又死了一片,大师兄,哎呀,念咒语,喝之前要念咒语,他们忘了念咒语……

说到底,清军和义和团打不下东交民巷,还是清廷的问题,他们压根就没想真打!

其他答案
梁老师说历史 10-16 17:56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五百洋鬼子?还十万义和团?这事那叫扯的疼,疼的厉害,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抹黑自己个人,这就成了时尚了,这也没谁了。

话说守那东交民巷这嘎达不止五百洋鬼子的大头兵,而攻打这地的义和团他压根就不存在。

您就说吧,用一个不存在的超大人数去碾压一对大眼珠子就能数出来的敌人,打仗没这么算的吧!

今天,就借这地和大家伙掰扯掰扯这事。

牛掰的不要不要,超人附体的五百洋鬼子。

首先这比鼻屎大了老多的地,确实有五百个洋鬼子士兵。但请您记住了,这地是使馆区,使馆的工作人员他也不是吃素的。要知道那会洋鬼子所谓的使馆工作人员更多的都是带有军官色彩的外交人员,就这帮子提枪能打靶,挥刀能指挥的东西可有四百多个。

这要是加上闲着扯淡玩的记者和普通大鼻子,您自己个感觉这得有多少?这你可别不承认,这事结束之后有老鼻子多的记者,写自己个的回忆录,那这波人咱少算点,五十个,这不多吧!

好,这帮真真的老外就一千号人。这还得加上二千多信奉基督教弥撒的满清基督徒。你以为这帮人没有武装吗?这就是三千人的部队。

咱再瞅瞅义和团,说是十万,充其量就两万。三千对两万,大刀片子对快枪,您自己个想这问题。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这两万的义和团几乎就没有靠近过这所谓的东交民巷,您就算是给义和团配备四十米的大刀片子,能够得着这帮子洋鬼子吗?这不扯吗?

您如果说义和团靠近过这嘎达,那充其量仅仅是经过而已,还不是大规模的。您如果要证据,咱给大家伙说个事。

话说英国佬这使馆里边,蹲着几个《每日电讯报》的记者,其中有一个叫辛普森的东西,他在这事结束之后,自己个蹲在犄角旮旯里写了一本《庚子使馆被围记》,讲的事就是东交民巷的事。

话说,他这天天的蹲在使馆里头,闲的屁股上都长钉子里,整个就坐不住了。当然用人家文明世界的文明话讲,叫做枯燥无味。

咋整?哈哈!人家要给自己整点乐子,当然用人家的文明世界的文明话讲,想了个消遣的方法。

咋个消遣呢?整根快枪,悄摸兮的溜出他们那五百洋鬼子防守的防线,蹲在一个老鼠拉那啥的地界,瞄着路过的义和团开枪。

这家伙,一枪一个那叫个过瘾啊!在这里俺要说明一下,干这事的洋鬼子可不止这一个。

瞅见没?一个记者都能偷偷的溜出去这么干,您就知道这东交民巷的事有多扯淡了吧!

所以啊,别给洋鬼子那大脸蛋子上贴金,没那么光彩!

是谁在攻打东交民巷

说道这里估计有人要说了:“你这不是扯呢嘛?那么这东交民巷的事,就没打过?别搁着胡咧咧了,那洋鬼子咋死的?”

俺就呵呵了!东交民巷这嘎达开枪打仗这事确实有,但参加攻击的他压根就不是义和团,是清军。

在《义和团档案史料》这书里,进攻使馆的部队一个字都没有提过义和团。

而在满清那官方文件中有俩折子是这么写的。

翰林院侍讲学士朱祖谋:“今官军围攻使馆,数日不解。……臣愚以为战事不可不备,而使臣不可不保。”
接着是御史郑炳麟奏折中说:“……连夜虽枪炮齐放,而东交民巷洋兵盘据如故,以待外援。请饬城内武卫各军,克期迅奏肤功,黎庭扫穴,尽戮之以灭洋人之口,将来可尽诿之乱兵乱民所为,非我所能禁御。”

从这些个字中,您能感觉到啥?清军才是攻击使馆的主力,压根就看不见义和团的影子。而且过去那写折子不能胡咧咧,敢胡咧咧这离死可就差临门一脚了。

再有前边咱不是提到的那个《庚子使馆被围记》,这里边对清军的进攻有着详细的描述。而对义和团的进攻,仅有三次,就这三次瞅起来压根就不像是战斗,拉出来咱瞅瞅。

说六月二十三号,数名拳匪。瞅见没数名您自己个感觉能超过二十个吗?不能啊!这帮人拿着火把冲入德国使馆周围的房子,点火烧房子,结果被德国鬼子尽杀之。

六月二十七号,二百个义和拳,被满清的部队逼迫向美国佬的使馆进攻。瞅见没事逼迫,这是最大的一次,仅仅是攻击了街道上的工事,然后就被击退了,然后呢?没了,就这么结束了!

这到了七月,就一个人,一个义和团的娃娃,拿这引火的物件,冲向矮骡子小鬼子的防线,当场被打死。

好吧,就这三次。您自己个觉得这是进攻吗?拉倒吧,别让人笑掉大牙,那热闹那蹲这去呗!

说道这里估计有人就要说了:“拉倒吧!这谁信啊?满清那会克虏伯大炮都装备了,来个齐射,就把这使馆区给突突了,至于打那么老半天吗?”

就这事您得问问慈禧,知道啥叫明面上的进攻,背地里的保护。您就说吧,慈禧这事办的地道不地道?风骚不风骚?政治手腕搁着一操作那叫个高明。

核心有洋鬼子自己个保护,外圈有满清大兵保护,您就说吧,义和团能靠近那才叫见了鬼。

您如果要证据,您问问荣禄,他每天那蔬菜,水果,牛羊肉,面粉自己个的大头兵不吃,都那去了?

都送到了洋鬼子的嘴巴里去了,怕这帮武装到牙齿的洋鬼子饿死,这就是事实!

那么说道这里就有人要问了:“就这事洋鬼子也死了不少人,那说明这仗确实是打了,这又怎么说?”

咋说?摊开来说呗!只能说明慈禧这人摇摆不定,想要给洋鬼子一个教训,但又不想彻底的得罪洋鬼子,所以瞅着就那么的别扭。

咋说呢?这里边和洋鬼子掰手腕的一共俩人,一个是荣禄,一个是甘军的董福祥。

而这事结束以后,洋鬼子要杀人泄愤,荣禄啥事没有,洋鬼子要死要活的就要董福祥去死,这事就值得咱玩味了!

因为董福祥弄死了老毛子的团长,大家伙自己个想想这问题。后来董福祥虽然没有被满清砍了脑袋,但也被革职了,就这么病死在了家里。死后还将自己个财产四十万两交付国库,而慈禧害怕列强,居然连个像样的仪式都没有给人家,连个谥号都没有。

哎!这事和谁说理去!

这事东交民巷的事,其实慈禧也就说的明明白白了。

“……因洋人欺负得太狠了,也不免有些动气……火气一过,我也就回转头来,处处留有余地。我若是真正由他们尽意的闹,难道一个使馆有打不下来的道理?”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